<var id="cvlao"><dfn id="cvlao"><ol id="cvlao"></ol></dfn></var>
<div id="cvlao"><tr id="cvlao"></tr></div>
<sup id="cvlao"></sup>

    <em id="cvlao"><ins id="cvlao"><thead id="cvlao"></thead></ins></em>
    <progress id="cvlao"></progress><div id="cvlao"></div>
      <dl id="cvlao"><menu id="cvlao"></menu></dl>
      <div id="cvlao"></div>

      <em id="cvlao"></em><div id="cvlao"><tr id="cvlao"></tr></div>
        <div id="cvlao"><tr id="cvlao"></tr></div>
        <em id="cvlao"><ol id="cvlao"><mark id="cvlao"></mark></ol></em>
      1. Cehui8.com 測繪地理信息領域專業門戶
      2. 首頁 > 測繪新聞 > 專訪

        對話寬凳科技CEO劉駿:已做好高精度地圖量產的準備

        2018-09-04 10:29:42 來源: 中國科技網
        聊聊
        如果說自動駕駛是“車輪上的智能手機”,那么高精地圖無疑就是車聯網中的“超級應用”。 未來,每輛車一啟動,所需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高精度地圖,因此從數量級來說,高精地圖存在的市場容量是非常大的。
         


        近期,以“高精地圖價值與未來”為主題的寬凳科技精英媒體沙龍在京成功舉辦。寬凳科技創始人兼CEO劉駿與多位媒體老師共同探討高精地圖作為自動駕駛產業鏈上的新藍海所帶來的商業價值和未來商業化路徑。

        以下內容現場實錄:

        劉駿:最近高精地圖的賽道還是挺活躍的,在資本寒冬的今天仍然不斷的有新的創業公司和資本進入。從大局來看,高精地圖即將進入產業化的階段,商業化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了。非常歡迎這個行業新的創業者進來,至少證明我們這個賽道是有意義的,這樣才能推動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

        高精地圖對將來的自動駕駛行業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工具。將來有一天所有賣出去的車,無論是共享車、商用車、私家車,都是自動駕駛。只要那一天到來,每一量車一打開,所需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高精度地圖。高精地圖存在著一個巨大的市場。

        高精地圖對自動駕駛的功能要求,第一就是高精地圖一定要起到導航的作用,自動駕駛某種程度上要有一個指揮系統,它需要做一定的感知和定位。第二就是定位,這是自動駕駛的核心問題。定位在自動駕駛里面怎么實現?可以學習人的反向定位,我看了周圍環境,然后我知道了我自己在哪里。自動駕駛就是它把周圍的環境觀察一遍,然后跟高精地圖一比較,這樣就知道你在哪里了。

        寬凳目前有幾大類產品。第一個是前裝的厘米級高精度地圖解決方案。第二是高精定位,這是高精度地圖商業化落地的核心問題。第三就是馬上要落地的眾包地圖解決方案。

        高精地圖的測繪對寬凳來說已經不是挑戰了,高精定位是我們一個新的產品。攝像頭在高精地圖找到了很多參照物,他就會知道我自己的車在哪里,并且精度精確到了20厘米以內。另外自動駕駛一定要知道在哪些路上可以自動駕駛,哪些路上不能自動駕駛,比如加油站就不能自動駕駛,工況內和工況外別看是一個簡單的開關,但是這個開關要達到99.999999%的可靠性,因為這個開關一旦出錯,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在高精定位上,寬凳也是遠遠領先其他同業的。即使在隧道里面也照樣可以實現定位,這絕對是國內領先的。

        記者:高精地圖和現在所使用的普通地圖最主要的區別在什么地方?在未來的無人駕駛領域方面,高精地圖最主要的一個作用是什么?

        劉駿: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高精地圖跟普通的地圖看起來好像是一樣的線,但是完全不一樣,因為它精確地反映了物理世界到底是什么樣的。只有在這個情況下,才能真正地幫助自動駕駛。高精地圖把路線都規劃好了,只需要沿著這個線走,就可以實現所謂的車道級的路線規劃。其實自動駕駛現在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看看前面有沒有障礙物,它可以有各種各樣的辦法,比如超聲波、障礙物檢測、雷達,其實障礙物檢測還是比較容易的事情。當然這個體驗會稍微差一點,因為他會總停車,比如前面有一個拖拉機,你也沒辦法。在這個基礎上你可以做一些新的改進,比如說我在什么什么情況下做一個超車的動作,什么時候我做一個并道的動作,那就是自動駕駛的2.0版本。這些內容都需要高精地圖的支持,而且需要一個非常可靠的高精地圖。如果出了問題,他說這個地方我能開,說我是工況內,結果這個地方不能開,他不知道,這樣就出人命了。所以,任何一個從實驗室開始進入量產的時候,都會面臨著測繪級的考驗,這是今年我們做得最主要的動作。

        記者:剛才您提到除了人工智能,還有一個是基于一個地圖的能力。市場上一些大圖商的精度也不錯,跟他們比我們的優勢是什么?我們在研發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挑戰?

        劉駿:現在的高精地圖市場非常熱,玩家大概幾類。一類是原來傳統的地圖廠商。往往這些公司規模都比較大,車廠對他們還比較信任,會覺得他們可靠,這是人的思維慣性。從戰略上來說,這也是他們的弱點,因為他們什么都做。把高精地圖做好,專注是特別重要的。傳統的地圖廠商背后都有大公司支持,或多或少跟車廠有戰略利益、根本利益上的沖突。寬凳的競爭優勢是特別專注的,我們只做這一件事情。

        還有一大類就是創業公司,創業公司其實也分成兩類,一類是專業的高精地圖的玩家,我認為他們都普遍地比我們規模更小、階段更晚。也有比我們入局早的,但是他們普遍的弱點是要么有AI能力,但是沒有地圖能力,要么有地圖能力,但是沒有AI能力。而且現在能夠拿出產品的創業公司里面只有我們一家。還有一類創業公司就是特別有錢的自動駕駛公司,他們會順帶做高精度地圖,我認為現在還是小批量的階段。以前畫全國的一條線都是一個業務,現在把三維空間里,把所有的細節都畫出來,那不是小作坊可以做的事情。第二就是如果你規模化生產,生產20、30輛車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生產10萬輛車或者100萬輛車的時候,各種標準就又來了。比如說可靠性的標準,這種標準不是一個專業化的公司做的事情。所以小作坊是不能規模化生產的,規模化生產必須要靠平臺。

        記者:剛才您也說了投資,公開數據顯示,今年年初到現在為止,整個自動駕駛領域的投資、融資是50億美元,您認為資本的進入對自動駕駛有什么樣的影響?

        劉駿:沒錢肯定不能做事。以前稍微傳統一點的做法是你先融資,然后做到下一個階段,有比較明顯的成績了,這時候再融資,這樣的話你的市值會上去。這個做法的好處是你的融資,無論是估值還是你做的業務,比較能夠清晰地跟著你的價值,跟著你的實際做出來的成就,能夠比較同步,不太容易出現超前或者落后的泡沫,我認為這是比較合理的。中國在這個產業上,在人工智能、自動駕駛這個領域是有機會超越全球的,哪怕我們的資本投入效率不是那么完美,但是只要能夠達到最后的結果,就能使我們在交通領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我認為總體來說是一個好事。并不是所有的投資都可以得到特別完美的回報,但是只要把事情做成了,總的來說一定會有回報的,只是回報多少的問題,所以我不是太擔心。

        記者:現在中國高精度地圖的市場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階段?我在網上看到的資料,大家都說自己做得好。

        劉駿:都說自己好,首先最明顯的一個區分就是到底是產品還是技術。我從來沒有展示過我們的技術,也沒有展示過我們的圖像識別、技術測評、3D測量什么的。當然,沒有這個技術也做不到這一點,這可以去掉80、90%的公司了。剩下的就是真正的做產品的,這還是比較容易區分的,千萬別看技術。

        記者:相比于一些大的圖商來講,寬凳的規模、資金實力相比跟他們還有一定的差距。寬凳跟前面幾個頭部的企業相比處在什么樣的地位?

        劉駿:我們的技術是絕對領先的。對上這個照片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比如立交橋的橋上和橋下所有的測量都要完美地對上拍攝的照片,這對采集精度要求不是一般的高,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就無法規模化生產,目前除了寬凳還沒有其他公司可以做到這一點。現在很多圖商會展示一條路的地圖,他們叫相對精度,聽起來也有道理,我不關心這個車的精度是多少,我只關心我跟馬路牙子的精度是多少。其實最大的問題是將中國所有的地方都要非常精確地融合在一起,組成一個網絡。為什么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張真正的高精地圖,有些國外的車廠,他不想進入中國市場,就是覺得沒有一個合格的高精地圖。

        記者:現在用的地圖也挺準的,寬凳在人工智能或者是在自動駕駛領域,比其他公司優勢更大一些。但是在這個實現自動駕駛的階段,我們怎么體現?
        劉駿:現在的導航地圖是一個示意圖,變成高精地圖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但是從高精地圖變成現在的地圖是很簡單的。唯一的差別就是現在高精地圖的覆蓋率還沒有導航地圖那么大。長期來說,隨著高精地圖的覆蓋率越來越廣,現在的地圖會消失。自動駕駛也是一個漸進的過程,能夠自動駕駛的道路在不斷擴大,這個范圍基本上是由高精地圖來決定的。高精地圖現在10%的功能,明年可能就變成了20%,后年就變成了50%。

        記者:咱們高精地圖的生產和維護成本大概是什么因的?

        劉駿:寬凳最大的好處就是高度自動化,我們現在主要的就是第一張高精地圖。我們也不相信第一張地圖可以眾包起來。我們要先去測繪一下,這是一個主要的成本。傳統的地圖主要不是在外面跑的車,他們叫外業。以前的地圖成本主要在內業,都是靠人畫的,人工的費用很高。現在內業基本上都是自動化的。我們現在的成本結構,基本上是從內也轉向外業,所以外業是我們主要的成本。這樣的話我們的成本結構要比其他的競爭對手低很多,他們的大頭變成了我們的小頭,即便是現在,其他的高精地圖也都是靠人力標注,自動化程度很低,這也是影響規模化生產的重要原因之一。長期來說,地圖的更新基本上就是要靠規模,那個時候主要是網絡運營的費用。一旦規模起來的話,網絡運營的成本是可以忽略不計,主要就是看你是不是能夠及時地更新,以最快的速度達到最好的用戶體驗。

        記者:我們的目標是瞄準2020年的L3量產車。在未來的時間里面,我們的工作重心主要是什么?

        劉駿:首先我們要把地圖測完,然后前期也要維護,因為沒有眾包之前,維護也需要錢。更重要的是把整個平臺搭起來,能夠循環,能夠轉起來。耕種時還有一個就是做到車規級的地步,地圖要做到絕對可靠,一般會嚴格要求地圖,比如我現在是20厘米的標準,車規級的會要求你是百萬分之分之一,甚至是千萬分之一。只有千萬分之一的程度你的誤差才會小。怎么達到高可靠性?也是我們需要努力的方向。因為畢竟這個東西還是跟生命相關的,怎么樣做到及時更新,我們還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

        記者:您說今年就要推出國內第一張高精地圖,有沒有確切的時間,還有目前的技術團隊有多少人?

        劉駿:今年年底就會把高速公路畫出來。我們比較商業化地看待這個問題,2020年量產的自動駕駛車主要是高速公路上行駛,理論上到明年年底之前,就可以覆蓋中國的高速公路,這一般是車廠的要求,但是他會稍微提前,到明年年中能夠覆蓋全國的高速公路,當然我們要比他更前覆蓋。

        我們公司有200多人,一半是做技術的。以前地圖公司動不動就上千號人畫地圖,我們跟他們比起來規模是非常小的,但是我們基本上靠自動化。(中測網 史婉婉)
           聲明:中測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返回頂部
        甘肃十一选5开奖结果